創始人離職 擬裁員5000 WeWork還能Work嗎?

發布時間: 2019年09月30日 信息來源:中國網

热刺逆转晋级 www.wnrmkm.com.cn   據CNBC 9月25日報道,聯合辦公空間WeWork首席執行官(CEO)、創始人亞當·諾伊曼(Adam Neumann)于當地時間周二宣布辭去CEO一職,但保留非執行主席職務。這意味著,WeWork的靈魂人物諾伊曼將喪失對公司的控股權,而此前諾伊曼是WeWork的最大個人股東,擁有約1.15億股的股份。

  WeWork方面表示,諾伊曼離任之后,母公司We Company的副董事長塞巴斯蒂安·甘寧安(Sebastian Gunningham)和首席財務官阿蒂·明森(Artie Minson)將擔任WeWork聯席CEO。

  當地時間9月24日,硅谷知名科技媒體《The Information》發布報告稱,WeWork高管已經與銀行家會面,討論降低成本的措施,其中可能包括裁減多達1/3的公司員工(約5000名),以及關閉私立小學和電腦編程學校等輔助業務。

  至此,越來越多的人懷疑,全球共享辦公空間巨頭、新辦公模式的引領者WeWork,盈利模式真的Work(能行)嗎?

  不斷延期的IPO

  WeWork曾計劃于9月IPO。當時,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營銷學教授斯科特 加洛韋還將其稱為“世界上溢價最高的公司”。

  但由于投資人難以對這家公司籌資數十億美元產生興趣,WeWork于9月17日擱置了IPO計劃,而這一時間點原本應是計劃最早啟動上市路演的時期。

  隨后,WeWork公開表示,計劃在12月前完成上市。但不少分析人士認為,WeWork的上市計劃不太可能在今年進行。

  伴隨WeWork推遲上市消息而來的是,WeWork的估值也出現了不斷下滑。不僅母公司We Company大幅調低了IPO的目標估值,從470億美元下調至200億美元,外界也不看好。據《華爾街日報》報道,WeWork IPO的估值很有可能跌破200億美元;隨后,CNBC報道稱,WeWork的估值會低于150億美元;路透社更表示跌破100億美元也大有可能。

  更糟的是,WeWork從未停止虧損的步伐。2019上半年,WeWork營收15.4億美元,凈虧損9.04億美元。2018年,WeWork凈虧損19億美元。自2016以來,WeWork4年已累計虧損超40億美元。

  同樣動蕩的還有公司內部結構。據Business Insider報道,由于在WeWork預計IPO前,諾伊曼曾通過出售股票和舉債,從公司套現逾7億美元,很大程度上引發了相關董事成員的不滿,多名董事會成員希望諾伊曼放棄CEO一職,此舉得到了最大股東軟銀集團的董事長孫正義的支持。而且,最近幾個月以來,公司已經有十多位高管申請離職。

  燒錢的盈利模式

  在面對“燒錢還是賺錢”這一問題時,WeWork很難給出答案,畢竟它現有的商業模式就是一種“燒錢的盈利模式”。

  WeWork一直以來的商業模式是長租簽約商業辦公用地,再短租給客戶。雖然WeWork一直以科技公司自稱,但面對這樣的商業模式,不少人認為,WeWork更像是一個“二房東”。

  全球最大的企業級軟件公司甲骨文創始人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甚至認為,WeWork幾乎一文不值。他認為,WeWork的盈利模式就是租一棟大樓,然后拆分對外出租?!八且晃匏?,沒有技術,沒有顧客忠誠度”。

  為此,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隨機走訪了幾家上海的WeWork共享辦公空間。WeWork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根據辦公室房間大小的不同、位置的不同,價格也會有差別。例如一個7人間靠窗的辦公室月租在2.4萬元左右,兩人間的辦公室月租則是8000元左右,房間越大租金越高。同時,他們也會根據簽定租約的長短在房租上給到一些折扣。

  因了解到WeWork的一層辦公樓容納了近20家公司,并且此前就有分析稱,WeWork的租金水平遠超商圈內的超甲級寫字樓,因此,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質疑了其租金是否過高。

  該銷售人員告訴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,WeWork在上海選址的地段都非常好,交通便利、商務樓非常現代化。而他們收取的租金里已經包括了水電、物業以及網絡的費用。與此同時,他們還會為租下辦公間的公司提供免費的茶水、咖啡、啤酒、新鮮水果、會議室以及一人120張免費打印的額度。

  而近期,WeWork還在不斷擴張業務,因此也在不斷地虧損。據悉,2019年上半年,WeWork的行政管理費用高達3.9億美元,市場營銷費用達3.2億美元,超過去年全年水平。

  入不敷出的WeWork試圖通過融資來實現業務的擴展。根據其招股說明書,公司業務目前處于快速擴張階段,在全球29個國家111個城市有528處經營地點,50%的收入來源于美國以外。

  有評論認為,WeWork規模越大,虧得越多。

  聯合辦公尚有市場

  2016年,WeWork進駐中國市場,一年后與Chinaco成立合資公司,Wework持有其59%的股權,收取8%的管理費。目前,WeWork在中國的業務布局已涵蓋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香港、深圳等12個一二線城市,總計約有114個共享辦公地點。

  WeWork不僅在為初創公司提供服務,還為不少大公司提供辦公服務,如微軟、蔚來、阿里云、招商銀行等。

  除了在中國承租寫字樓,WeWork還通過合作與并購加大市場份額。2018年4月,WeWork宣布全資合并中國聯合辦公企業“裸心社”,成功獲取其旗下市場份額。

  2019年上半年,中國區域營收在WeWork總營收中占比為6.1%,相比去年同期的3.8%提升了近一倍。如今,WeWork遭遇重大人事變動,其營收模式會受到影響嗎?

  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帶著這個問題采訪了WeWork,WeWork中國區方面表示不就此事進行答復。

  戴德梁行高級董事、中國區寫字樓部主管沈潔在接受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從去年開始,聯合辦公已經是一個相對平穩的狀態,今年市場上仍然有一些聯合辦公的玩家在退出,但是核心區域的馬上又會有玩家填補進來。由此可見,聯合辦公空間的趨勢和理念還是得到了市場的認可和接納。


Powered by 热刺逆转晋级 ? 2010-2017 陜ICP備14000116號-1